《專輯介紹》薛之謙 - 塵


歌手:薛之謙
專輯年度:2019年
專輯名稱:塵
 音樂十年 一《塵》釋出
薛之謙第十張專輯《塵》 正式發行
塵世堆砌成沙 模糊鹿與馬
世人多曆風雨 無意真與假
病態的時代裡 配合謊與花
未來總有期許 守護愛無價
薛之謙2019發行第十張專輯《塵》,專注音樂內涵的思考,以及音樂性與視覺的高度融合,將音樂的抽象語言引入視覺體驗,定格時間的藝術。專輯封面由幾何圖形構成,以抽象風格表達思想內涵,加入數位、字母、幾何邊框等圖像形式,寓意“薛之謙的第十張專輯”。而概念化處理的“沙丘”、突出的“鹿”和“馬”元素,黑色與紅色的色彩對比,則寓意塵世的繁複龐雜與現實是非混淆的境況,矛盾但充滿希望。視覺創意與音樂內涵相映成彰,充滿思辨意味,賦予旋律更為深刻的哲學意蘊。
他 以音樂靈魂
探討現世各式命題
《木偶人》
從習慣 到麻木
木偶人縫縫補補
要相遇一場 都潦草收場
讓滾燙的心無處安放 也不痛不癢
感謝那些欲望 造就了 無處不在的 木偶人...
《慢半拍》
“慢半拍”以彰顯無爭卻不隨波逐流的心態,完美詮釋通透卻不通常的人生姿態,投射他在音樂內容表達上的豐富,對問題的思考方式。勸說世人不必執念於感情和生活中得到一個對錯,以無謂之心面對差強人意的成人世界。
《這麼久沒見》
年華里別過,思戀糾纏錯落
陌路間重逢,牽記不知所措
自尊太執念,寒暄夾雜謊言
這麼久沒見,懷念你可聽見
綺懷單曲《這麼久沒見》由薛之謙一人包攬詞曲創作,搭檔製作人趙英俊,用音樂映現愛情中最真實、最炙熱、最無奈的模樣。這麼久沒見,止於唇齒,卻不敢有表現。愛的體面,戀的熱烈,到底哪個是現實,哪個能實現?
《笑場》
哀喜相向 為你上妝
戲謔情深 繾綣孤涼
若把真摯的方式視作堂皇
就讓結局的走向定格笑場
 裹挾著真心的人們用一副精緻的妝面作為偽裝,歡心或傷痛都得體武裝。不在乎全情投入而遍體鱗傷,只害怕你沒入戲,中途笑場。卑微早已寥寥收場,千瘡百孔也無意隱藏,取悅你的戲碼慢慢沒了聲響,依然甘願為情意說謊,忘記心意會受傷。
《病態》
向自我省視,對他人諂媚,回人世腐毀
以虛無判定是非,不知愛
將虛偽奮力擊碎,伸張愛
為現實畫像,訴人世悲歡,摧毀善意假像。專輯主打力作《病態》古典與流行交匯,注入詩意與色彩,驕傲或卑微、理想或苟且,皆被時代掩埋,虛晃無奈,已然無力辯白。 現實時常病態,不懂愛,不動愛。
《塵》
塵 無名無跡 淪陷於愛
愛 不滅不再 化作塵埃
回憶吹散 過往掩埋
零落世間無奈
專輯同名歌曲《塵》由薛之謙一人包攬詞曲創作,將愛情中沉溺的人們繪喻成微風裡為愛執著的塵埃。薛之謙運用獨特而細膩的聲線,輾轉細膩的訴說著無限至臻又不求回報的情感,柔軟詮釋著小心翼翼而彌足珍貴的情感。以愛情中的狀態作為創作情感畫面的基礎,映入音樂的熱愛與生命的真摯,不離亦不變。清冷世界,孤獨塵埃,拂過無聲,全心為愛。
《陪你去流浪》
心無所歸 人以何依
不停流浪 願你在旁
詩情單曲《陪你去流浪》以略帶文學性的憂傷表達直接的情感,由薛之謙充滿故事感的聲音緩緩釋出,將歌詞所蘊含的思緒如抒情詩一般娓娓道來,不露聲色地描繪著對於過往思念、心底的歸屬感。地北天南,日出日落,只願有你在旁,不論近處或遠方。
《配合》
冰冷猜測,無故退讓
保持自我,全力抵抗
以沉重的旋律氛圍打開世間善意與惡意的交界之門,當語言與精神的暴力讓真相撲朔迷離,謠言迷離眼睛,終有尖銳而真實的矛盾直戳人心,暴露世界妄自揣測的現實悲劇。歌曲將意境墜入深淵,以反諷表達態度,以屈服諷刺控制,以認同嘲弄猜度,拋棄絕對認知的道德外衣,救贖自我欺騙的肆無忌憚。歌曲如果曲高和寡冒犯了妥協,總有代價,也絕不會停在悲愴的世界裡曲意求全,被迫等待同化。
《環》
歌曲靜謐深邃且厚重豐富,深刻探討人生追求的意義,與不斷設限的困境。薛之謙以沉靜而獨特的嗓音演繹,將生命的無限可能與反復重疊景象後的真相揭示,詮釋歌曲濃郁的音樂性和藝術思考。
《聊表心意》
輕柔撕裂偽裝的面具
精心守護暴露的情意
歌曲溫和中沉浸痛心,編曲由簡入深,伴隨情緒澎湃又抽離,刺入人心。薛之謙溫柔聲線碎心訴說,真情相互卻依然選擇背離愛情、接受現實之後的自我欺瞞與彼此救贖。假裝記不起的深愛,被問候洩露心意。在口是心非裡,默契約定不再靠近。
薛之謙第十張專輯《塵》以其極具個人音樂性的創作概念展開企劃,由旋律而起,映入思考、釋放熱愛,成就一場音樂與生命的藝術交談。專輯多維度展現音樂與各種藝術性的結合,內涵多元而立體,在現實與理想、理智與感性中穿梭,追尋真諦、解構情緒、揭示人性、擁抱感動。


專輯曲目1:木偶人

作詞:薛之謙
作曲:薛之謙
聽專情的古人 把美言留給最愛的人
看裹小腳的人 為詩人的惡習在隱忍
你沒讀懂課本 可世人硬要捧
看感情裡的人 用肉眼分出三六九等
再配合些掌聲 看上去全都忠心耿耿
誰定的爛臺本 可當代都在跟 氣氛已麻木不仁
所以 當我們都變成木偶人
你何苦再做一個癡情人表忠貞
文字敘述工整 配上廉價傷痕 你還會哭多感人
讓我們都變成木偶人
再縫幾針愛幾次後就不會疼
去除惦記功能 再遇到你時像個陌生人
以前愛過的人 偷偷的藏起紅綠兩本
現在相愛的人 能耍的方式五花八門
要一式要兩份 把熱吻當罪證
讓動了情的人 還要去分辨好人壞人

別在雨裡對陣 用可樂拉環陪你的人
已變成俗劇本 你何必太當真 不要提那辛路歷程
所以 當我們都變成木偶人
你何苦再做一個癡情人表忠貞
文字敘述工整 重複廉價傷痕 你還會哭多感人
讓我們都變成木偶人
再縫幾針愛幾次後就不會疼
去除惦記功能 再遇到你時像個陌生人
沒有人能變成木偶人
無非是在感情裡的逃避過程
我們盛氣淩人 掩飾無權過問
遇見誰要拆幾針
當我們都羡慕木偶人
學會他在場面上的玩弄過程
美化措辭追捧 似擬人的掌聲是我愛人
防備厚厚一本 是我獻出自己的後遺症


專輯曲目2:慢半拍

作詞:薛之謙
作曲:許嵩
對過往的自己 敬個禮
從此 再傷害我也沒關係
接受過螞蟻 簇擁過華麗
誰還敢逃避
濃妝豔抹 是我的心意
獻給時代審美統一
和人潮一起 偶爾還躍起
隨便找個主題
我們模仿 慢半拍的 芭比
我們移動 慢半拍的 身體
漫天紙醉金迷 這算不上滑稽
反正這世界早已那麼差強人意
所以我們要原諒 慢半拍的情敵
無視他們 慢半拍 的遊戲
這年頭誰挑剔 反正一片狼藉
我沒興趣和你講大道理
對潔白的自己 敬個禮
從此 再描寫我也沒關係
端莊的形體 廉價的話題
要樂此不疲
互相讚美 是我們心意
獻給時代審美統一
和人潮一起 別標新立異
管他什麼主題

我們模仿 慢半拍的 芭比
我們移動 慢半拍的 身體
漫天紙醉金迷 這算不上滑稽
反正這世界早已那麼差強人意
所以我們要原諒 慢半拍的情敵
無視他們 慢半拍 的遊戲
這年頭誰挑剔 反正一片狼藉
別和這娛樂世界講道理
我們要做慢半拍的芭比
我們放任慢半拍的身體
誰靠近誰遠離 誰看慣誰看膩
反正那人心早已那麼表裡不一
所以我們要原諒 慢半拍的情敵
感謝他們慢半拍的才藝
這年頭誰在意 感情已像兒戲
你還要我講什麼大道理
要什麼大道理
我們懷念
我們懷念慢半拍的愛情
我們失去慢半拍的勇氣
精挑細選的心 洗也洗不乾淨
還好這世界早已那麼褒貶不一
它讓人歇斯底里 慢半拍的自己
我們剩下慢半拍的自己
在擁擠裡耗盡 我們都硬著心
要面無表情的去接受驚喜 痛也毫不經意 避開致命問題
錯過你美意


專輯曲目3:這麼久沒見

作詞:薛之謙
作曲:薛之謙
你去過的地方我都去過 前後的故事大概聽說
你愛過的人我揣摩過 他怎麼像你一樣 話不多
你喜歡的我都嘗試過 狼狽的樣子你是否聽說
那本書我撕去幾頁過 你怎麼還不來問我
在你喧鬧的間隙 會不會想我
你編輯的文字 有沒有刪過
其實我問題好多 又勸自己別說
我們這麼久沒見 卻沒人敢聊 重點
我們錯過了幾年 是應該成熟一點
不再像分手時一樣瘋癲
我們這麼久沒見 要坐得分開一點
我們夾雜些謊言 看上去好過一點
自尊非要把累積的思念 讀成再見

還需要幾段感情 能避開你痕跡
我撤回的訊息 你不用在意
無非到這種雨季 偶爾會想起你
我們這麼久沒見 卻沒人敢聊 重點
我們錯過了幾年 是應該成熟一點
不再像分手時一樣瘋癲
我們這麼久沒見 要坐得分開一點
我們夾雜些謊言 看上去好過一點
已經習慣把累積的思念
我們這麼久沒見 我依然留著弱點
非要到最後一瞬間 拉住你轉身的臉
我用了這幾年 先學沉默寡言 再學滿嘴謊言
才看上去好過 一點


專輯曲目4:笑場

作詞:裴志森、薛之謙
作曲:張洢豪
狹小的房間空蕩蕩
你不在的心房多空曠
脆弱的神經被流放
卻越不過想念的山崗
混亂的思緒在閒逛
矯情的臺詞多了幾行
怎樣才算準備妥當
讓告別和告白一個樣
我尚未開口你先笑場
如同我臉上畫了滑稽的妝
這尷尬立即將我捆綁
否認的方式叫做時機不當
我全情投入你卻笑場
好像我赤身裸體沒穿衣裳
反正獻媚後都要鬆綁 我也本無處躲藏
無趣的畫面被遺忘
傷人的字句小心隱藏
讓我儘量發揮想像
別讓我們這些年寥寥收場

不舍的情緒在釋放
矯情的臺詞補了幾行
我以為我已準備妥當
讓告別和告白一個樣
我尚未開口你先笑場
如同我臉上畫了滑稽的妝
這尷尬立即將我捆綁
否認的方式叫做時機不當
我全情投入你卻笑場
好像我赤身裸體沒穿衣裳
反正獻媚後都要鬆綁 我也本無處躲藏
我自以為是的在圓場
如同我臉上畫了滑稽的妝
這獻媚慢慢沒了聲響
付出的人最後都無處安放
我全情投入你卻離場
我甘願承受所有世俗眼光
沒關係幸好我很健忘 習慣對自己說謊


專輯曲目5:病態

作詞:薛之謙
作曲:宋濤
這星球像一顆胚胎
將我們溫柔地覆蓋
黎明後積極地運載
夜裡清醒地掩埋
時間的皺褶 都是空白
有人在緬懷 有人期待
欲望的收割 都是腐壞
沒有人再灌溉
等待 失重的時代墜落下來
在末日的午後 百無聊賴
斑駁的黑白 複製病態
蒸發稀薄的愛
直到 傾斜的城市無法負載
任貪婪的我們稀釋人海
別緬懷 何為愛
我們在迂回的月臺
舔舐一切喜怒悲哀
持續分裂繁衍後代
重複相遇停靠離開

回憶的縫隙 都是塵埃
麻木的轉載 語言蒼白
孤獨的行走 渴求被愛
在迷途中醒來
等待 失重的時代墜落下來
在末日的午後 百無聊賴
斑駁的黑白 複製病態
蒸發稀薄的愛
直到 傾斜的城市無法負載
任貪婪的我們稀釋人海
別緬懷 何為愛
等待 失控的時代墜落下來
在懺悔過以後不知悔改
顛倒的黑白 陸離光怪
嘲弄稀有的愛
直到 病態的時代無力負載
任造作的我們盲目崇拜
再緬懷 何為愛
為何愛


專輯曲目6:塵

作詞:薛之謙
作曲:薛之謙
我是被你吸引的塵埃
屋簷下最渺小的陪伴
愛情不用精緻的睡袋
數過雲彩 湊過口袋
我是無能為力的塵埃
辜負那些妖嬈的期待
我知道長大你就不回來
每次依賴 在每次醒來
我可以每天陪著你等小雨來
可怎麼既期待又害怕你盛開
答應我如果有天風催我離開
請保持常態 偶爾緬懷

陽光挑逗平庸的存在
陪你在框框邊緣試探
可世界一大你怎麼回來
把我更改 把我替代
所以我每天陪著你等小雨來
可是我既害怕又期待你盛開
答應我如果明天風逼我離開
請保持常態 偶爾緬懷
抱歉我是一顆渺小的塵埃
也許我的陪伴變成了阻礙
風帶我看繁花在雨裡盛開
這樣看來 是我不該


專輯曲目7:陪你去流浪

作詞:薛之謙
作曲:薛之謙
不知道為了什麼 憂愁它煩擾著我
有時會借著月光 能帶走愛的淒涼
我看著湖面 平平 淡淡
好像還有艘小船 安安 靜靜的
沒人來打擾 這故事挺好
你掀起 遠方 漪漣 海浪
慢慢靠近 要我 陪你 流浪
你堅定的模樣 我放棄了抵抗
我可以陪你去流浪 也知道下場不怎麼樣
就快要夜深人靜了 反對的只剩下月亮
我會攥著小糖 眺望你方向

快告訴我 你在趕來的路上
我可以陪你去流浪 等你再次粉墨登場
就快要風平浪靜了 我避開所有的阻擋
我會帶著小傷 眺望你方向
快告訴我 你在趕來的路上
我可以陪你去遠方 別浪費我恨過你一場
你可否帶我去流浪 就像你描繪的一樣
快告訴我 你在趕來的路上
我看著湖面 平平 淡淡
好像還有艘小船 安安 靜靜的
沒人來打擾 這故事挺好


專輯曲目8:配合

作詞:薛之謙、甘世佳
作曲:周以力、薛之謙
我接受馴化 我接受馴化
我傷口複雜 等待懲罰
我變成蓮花 我變成蓮花
世人要我髒 此外無他
歎息牆下 任人粉刷 要你對話 肆意喧嘩
奪我白馬 賜我利爪
這等變化你能更嗨嗎
既妖魔化 又何懼真假 法外無它 我配合你一下 啊啊
面具下 誰也都偉大 惡能美化 那鹿就是馬 願你潔白無瑕
我們多融洽 我們多融洽
為逃避廉價 互相醜化

我夢見蓮花 我夢見蓮花
沒習慣腐化 哪怕一霎
歎息牆下 臉皮漲價 誰先說話 忠於計畫
分食白馬 長出利爪
讓我做個誘人的標靶 啊
既妖魔化 又何懼真假 法外無它 我配合你一下 啊啊
面具下 誰也都偉大 惡能美化 那鹿就是馬 人人潔白無瑕
既妖魔化 沒人信真假 我外無他 就配合你一下 啊啊 面具下 眾生都偉大 自我矮化 還曲高和寡
若我火化 順你意了嗎 口誅筆伐 請你別停下 啊啊
不配偉大也不配笑話 最後一下 請妙筆生花 紀念那個傻瓜


專輯曲目9:環

作詞:孟楠
作曲:孟楠
琉璃牆後面 玲瓏的臉
未嘗盡波瀾 卻想靠岸
不是人卑賤 是門虛掩
迷茫的試探 找答案
美若天仙 金山銀山
依舊只能飽覽寂寞景觀
填不滿大海 喂不飽深淵
摘不到月亮的人說肝腸寸斷
不肯太近 不能太遠
不敢跳出迷人的舒適圈

然後無限循環
美若天仙 金山銀山
依舊只能飽覽寂寞景觀
填不滿大海 喂不飽深淵
摘不到月亮的人說肝腸寸斷
不肯太近 不能太遠
不敢跳出迷人的舒適圈
然後無限循環
無限循環 無限循環 無限循環
無限循環
感謝 蔚  修正歌詞


專輯曲目10:聊表心意

feat. 劉惜君
作詞:薛之謙
作曲:薛之謙
我沒有那麼想你
那只是偶爾醉意會催人提起
問你在哪裡 來聊表我心意
思念會累積 一望無際
回憶在整理 缺舊的行李
我當年負著氣 離開了你
我騙過了自己 忘了你
我當年看著你 不問哪裡
就到處跟著你 用舊的行李
你年少的決定 我都依你
我說服我自己 等等你
我沒有那麼愛你
你不用再來關心像表示懷疑
不然我多說幾句 來聊表我心意
我沒有那麼想你
那只是偶爾醉意會催人提起
問你在哪裡 來聊表我心意

我等你的雨季 如此安靜
我記得是雨季 愛上的你
我記得那草坪 一覽無遺
我等你的草坪 高樓聳起
在找一種語氣 探你消息
我快要為人妻 你在哪裡
重要的 用沉默來代替
我知道 用沉默來代替
我沒有那麼愛你
請你別突然靠近超出你權利
擁抱就可以 來聊表我心意
我沒有那麼想你
我只是在你懷裡多用點力氣
你不必太在意 當我聊表心意
我怎麼那麼愛你
我還是抵抗不了你的聲音
我必須控制自己 別瘋狂的找你
我怎麼能不恨你
因為愛恨在一起才能遠離你
不然只愛著你 我怎麼捨得離開你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